David Fang

12 Jan.

江南冬天

江南冬天极为难熬,一切都稀疏凋零。六只麻雀带着下棋老头似的神情在花圃边迈步,常绿的植物像为了圆场而挂在嘴角的笑容一样摇摇欲坠。大红或大黑的鲜明色块在小径上来回挪动——这是冬天,女孩儿们来不及为衣服配颜色的季节。溜狗的人们为宠物配上了毛衣,老太太们怀抱着热水袋聊天,语声稀稀疏疏。没阳光时,天空像洇足了灰色颜料的吸水纸,不怕冷的孩子在院落外抛掷橘子。全世界都懒洋洋的,互相瞟一眼就可以作为彼此打招呼的方式。
南方的冬天像细密周到、睚眦必报的小女人,不凶不躁,可是无微不至、细腻温柔的冷着你。什么时候你忘了她,她就掐你一下提醒你这是冬天,掐得你一瑟缩。湿气沁着人心脾胃肠肝肾肺,关门锁窗、裹袄夹被,还是冷。这滋味就像邻居有人一夜用瓷片刮锅,使你导致漫长的失眠一样。
因为没暖气,所以只剩空调,空调又耗电,又干,又很寡淡,好像没放肉的汤、兑了水的酒、虚情假意的接吻,让人暖和不起来。最后只好往人多处凑。看到人们口鼻中冒出的白气,仿佛就嗅到了江南冬天的味道。

评论(1)
热度(2)
点滴

© David F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