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Fang

10 Jul.

写一写齐达内

       奥利维埃说:“异教徒人数众多,法兰西似乎势单力薄。”罗兰答道:“我会像疯子般拼杀,为了可爱的法兰西,我愿把荣誉丢弃,不妨拔出圣剑与杜朗达尔大战一场吧……”《罗兰之歌》中,被敌人包围的法兰克骑士罗兰没有丝毫畏惧。“英雄!”人们如是说。


      英雄吗?我茫然得有些不知所措。这太遥远了,遥远得让我觉得不真实。时间回到06年的春天,当法国在世界杯预选赛中磕磕碰碰,濒临淘汰的绝境中挣扎时,法兰西足坛圣骑士齐达内勇敢复出,与球队一起在爱尔兰客场力克劲敌获得出线权。他无所畏惧,正如罗兰所说:“勇敢的法兰西人,个个是好汉。”在德国世界杯,面对西班牙、巴西、葡萄牙的包围,齐达内率军英勇奋战,挺进决赛。“他是英雄!”我如是说。四周却是一片噤声。我愕然。



      凡是看过齐祖踢球的人,都会由衷地赞叹他是21世纪赛场上不可多得的天才。舒展的停控卸弹,轻盈的急停转身,准如尺量,妙到毫末的长传短敲,宛如小夜曲般让人遐想连连,陶醉于妙不可言的梦境;而他的凌空怒射,席卷千里的带球推进,又让人看到足球不可或缺的力量和刚劲,汹涌澎湃,势不可挡。试问在过去十年,有谁像齐达内那样拥有如此全面的技术,并将这些技术运用得如此娴熟,举重若轻?他是艺术的代名词,他是对抗机械潮流的古典象征。他用他好像戴上了“丝绒手套”的双腿拯救了这个让假摔和疯狂充斥的世界杯,让这个本该美丽的运动重新焕发出艺术的光辉。正如一个在柏林体育场外高举法兰西国旗的球迷所说:“God is back,it is ZIDANE!”


      他是一个意志刚强的斗士。我依然记得在世界杯开赛前,国内外所有媒体的基调斗士冷嘲热讽。人们指责齐达内是“成功的障碍”,认为“只有把齐达内放在板凳上,法国队才能真正做到年轻化”。在所有人都说他“老了,不中用了”时,他亮出了杜朗达尔圣剑,让所有高喊着要为他送别的人俯首称臣。他习惯用双脚去征服所有的对手和批评家。每场比赛,哪怕是最后一分钟他都在向前冲,把信心和活力传递给每个队员,使整个蓝军呈现出惊人的团结。他有又是个隐忍的骑士。齐祖之美不仅在于球场上,也在球场之外。如果说绿茵场上的他技压群雄,那么生活中的他并没有因此而声色犬马。每次比赛后,无论输赢,他总是第一个悄悄离场;生活中的他也不愿面对话筒,尽量避免家人曝光在荧光灯下。因此,他永远不可能成为媒体焦点。但每一场比赛,他永远是焦点,无论是神奇地独自一人改变比赛结果,还是疲惫不堪得成为输家……



      然而英雄首先就得是个凡人。当我们还在竭尽华美的辞藻去神化齐祖魔术般的表演时,当我们还迷离在那罗曼蒂克式的宫廷舞步中时,当我们还在欣喜地展望着第二座金杯,期待着齐祖前无古人,恐怕也是后无来者的谢幕演出时……一抹诡异的红色出现在哗然的我们的面前,齐祖无奈地摇摇头,其他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显得那么苍白。他绝然地转过身,抖落一身华丽,曾经叱咤足坛的白色10号球衣与大力神杯擦肩而过时竟泛着那么惨冷的光。时间停在了2006柏林之夏那尾无语的莱茵河畔,奥林匹克体育场上空燃起了绚烂的礼花,在一片声色中流淌。贝肯鲍尔把银牌挂到所有法国队员的脖子上。最后,还有一枚银牌静静地躺在奖盘里——那是属于齐达内的。诚然,在人们眼中,齐祖是神,他肩负着太多的希冀和责任,于是,他在前113分钟里以一个大师的身份给我们上了最后一堂艺术课。然而英雄也是人,是人就必定有性情有热血。齐祖用了一秒钟,仅仅用了一秒钟做回了一个男人——如果对手公然挑开你内心最隐痛的伤疤,你会怎么做?不必在解读马特拉济翻飞的嘴唇了,即便他苦心积虑地练就了一句撒满毒刺的咒语,即便齐祖在忍了又忍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用他曾经照亮世界的头颅以当年攻破巴西大门的力度反击,即便齐祖只能用永远的遗憾、黯淡的绝唱来结束这个时代,球迷也永远在心中为他留有一块柔软的地方:世界上有哪一个球员,能在被红牌罚下后依然被观众呼喊着他的名字呢?世界上有哪一个球员,在被罚下后,反而是对手每一次触球都得到了不断的嘘声呢?



      足球是圆的,却绝对不是圆满的。但正是这种不完美,让我们看到了真实的人性,也正是这个集安琪儿和撒旦于一身的齐达内给了我们更性情更血肉的英雄形象。




       

       在欧洲杯决赛之前,终于有时间写一写齐祖了。 法兰西,能重回00年的荣耀吗?


评论(1)
热度(3)
点滴

© David Fang | Powered by LOFTER